第二十一节

来源:http://www.aLL-bLinds-whoLesaLe.com 作者:文学小说 人气:191 发布时间:2019-09-23
摘要:善意会被歌颂,而恶意则会被传播。即便我被孙泰彻底地无视,但仍不能阻止大家时不时开个玩笑。只要我和孙泰出现在同一画面里,此起彼伏的起哄声一定会响起。在一片嘈杂声音中

善意会被歌颂,而恶意则会被传播。即便我被孙泰彻底地无视,但仍不能阻止大家时不时开个玩笑。只要我和孙泰出现在同一画面里,此起彼伏的起哄声一定会响起。在一片嘈杂声音中,最安静的就是我和孙泰,我知道他一定不会看我,所以我也不看他。恶作剧大概最能展示庸人的才华,常围在孙泰旁的那几个男生还编了一整套的歌谣来取笑我们。什么“天堂公园真正好,孙泰追着谢乔跑,见到草坪就卧倒,宝宝就要出生了”;什么“月光柔柔,谢乔上楼,孙泰柔柔,泉水流流”;什么“老猫捉老鼠,谢乔数一数,一二三四五,孙泰也被捕”……只要我和孙泰经过的地方,就能传出这样的段子,那时的我已经麻木了,平时上学放学都像木偶一样,我只是每天在日历上画一个“×”,倒计时我初中生活的结束。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而离开的唯一办法,就是长大。如果真的就这么一天天挨到毕业,也就好了。其实学雷锋日那天对我来说不过是又一次集体嘲笑,我已经习惯到麻木的程度了。我推着自行车从校门口走过,被孙泰身边的那帮男孩围起来,他们争着要学雷锋,把我的车推到孙泰面前,装模作样地给车胎打气。一边打一边唱着那些歌谣,有手欠的,还把我车条上的车珠揪下来几个,塞到一旁孙泰的帽衫里。也许那天真的是被闹急了,孙泰烦躁起来,他一把抢过我的车,往地上一摔,大声嚷:“你快滚!”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被亲缘范围外的人骂,也是我第一次体会语言的杀伤力。我屈辱极了,那个完整的我在学校门口,在这么多人面前被孙泰撕成碎片。我想那时我的样子一定像是失了魂魄的女鬼,只等喷一口血出来,就彻底死透了。周围都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着我,我哭了,实在忍不住哭了,我慢慢蹭过去,扶起自己的车,然后一步一挪地离开了那里。在泪水的余光里,我看见了一旁的秦川。他和那帮常在校门口的小混混就那么站着,手里的烟头烧了大半,一阵风来,吹落了烟灰。我更难过了,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我不想让他把这么狼狈的我和小院里的那个淘气、爱笑、会跟他抬杠、跟他一起度过了那么美好童年的谢乔联系起来。现在这个谢乔,就像小时候被他折断了翅膀的蜻蜓,再也飞不起来了。

我到校门口时,秦川、大龙、刘雯雯都在,她正一边说笑一边吃着她那份不加葱花的煎饼,我径直走到刘雯雯面前,大龙的“乔乔”还没叫完,我就一巴掌打在了刘雯雯的脸上。秦川最了解我,他看出我的样子不对,想拉住我却来不及,刘雯雯惊叫一声,一趔趄跌在秦川怀里,秦川扶住她,扭头怒骂:“谢乔,你疯啦!”刘雯雯嘤嘤哭了起来,大龙也生气了,皱起眉板着脸说:“谢乔!你太过分了。”三年的欺侮化作那一巴掌下去,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可能是太气了,我的脸涨得通红,胸脯上下起伏,憋得喘不上来气。我望着仍在装无辜的刘雯雯,望着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现在却向我吹胡子瞪眼的秦川,望着平时最和气憨厚的大龙,他们都在我自以为是的结界里,但此刻他们却让我感到冷,感到从未有过的孤单。我什么都不想说了,转身走回学校,而秦川却一把拉住了我。“谢乔平时你怎么闹我都不理你,今天这事我没法让着你。你,现在,立刻,给我向雯雯道歉!”我的胳膊被秦川攥得生疼,我想甩开他,在他的蛮力之下却怎么也使不上劲,我只好用另一只手指着刘雯雯说:“她……”“你别指她!”秦川怒吼着打掉我的手。我不可思议地瞪着秦川,眼眶都瞪得发疼了。我不记得上一次我们这样的争执是什么时候的事了,3岁时我推倒他摔掉了门牙?8岁时他弄坏了我的双层铅笔盒?10岁时为了抢半只肘子大打出手?童年幼稚的我们终于长大懂事,他不再为门牙、铅笔盒、肘子和我生气,于是换成为了另一个女孩。我想不到他竟然会维护刘雯雯到这种程度,甚至超过我们生下来就在一起的友谊,和原本最重要最牢不可破的信任。“秦川,你放手,”我整个身子都在发抖,“你丫放手。”大龙从来没见过我和秦川这个样子,他被吓到了,气势掉了一半,忙对秦川说:“老大,老大,你……你可能弄疼乔乔了,别这么着,都好好说。”“不行,谢乔,你今天不说清楚了,咱俩没完。”秦川的手劲一点没松,他看着我的眼神,居然和当年在学校门口看李强的眼神一样。“好啊,那你问问她啊,她敢说她做了什么吗!”秦川狐疑地看着刘雯雯,她心里明明什么都知道,却呜咽着:“我……我不知道。”秦川又看向我,我恨不得再冲上去扇她一巴掌,大声嚷:“孙泰的贺卡!你凭什么让他送我贺卡!还让人贴到黑板上!”“什么贴到黑板上?”刘雯雯睁大了眼睛,“我是找过他,请他送你贺卡,我想毕业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看你那么努力想要考到四中,我想他肯定是最能鼓励你的人。我拜托了他好几次他才答应我写。但贴到黑板上我真的不知道,我明明昨天放学偷偷把贺卡放在了你的座位里,我不知道,谢乔,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刘雯雯梨花带雨,秦川稍稍松开了手,我挣扎出来,冲到刘雯雯面前:“你别装了!你找平时围着你的那帮男生干这么件小事还不容易!看我被嘲笑被侮辱,你都乐死了吧!你不是说最讨厌我吗?来,当着秦川的面,你说啊,你明着来啊!卑鄙小人!”秦川拉住了我,语气缓和了些,“好了,雯雯她做的有问题,但那也是好心啊,那个孙泰又他妈耍浑蛋了?我替你揍……”“你滚!”我彻底甩开秦川,“去管好你的女朋友吧!我的事用不着你插手!”“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我们成天在一起,谁要是敢欺负你……”“谁想成天和你在一起,告诉你,我现在恨不得立刻中考,我一分钟都不想在这儿待着,我要考到四中,我要去找小船哥,离你们远远的!”我的耳膜里传来并不熟悉的尖厉声音,我甚至都没意识到竟然是我自己发出来的。秦川的眼睛突然失去了平日里的光彩,我似乎在里面看到了淡淡的忧伤。我不懂我说了什么竟然让他露出这么难过的表情,我还没来得及想清楚,他就转过了身,我再也看不到他的眼神,却听到他冰冷的声音:“你爱去哪里和谁一起都无所谓,你滚吧。”“好,好好,我滚!”我慢慢地退后几步,直到看着我以为最好的朋友在我的世界里化作模糊的背影才狂奔起来。身后似乎有大龙呼唤的声音,但是我知道我永远不会回去了。我抹了把脸,手心居然全都湿了。

本文由皇冠比分90vs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十一节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