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终三

来源:http://www.aLL-bLinds-whoLesaLe.com 作者:文学小说 人气:109 发布时间:2019-09-23
摘要:那时我不知道孙泰的名字,也不敢去问别人。过了好些天才想到一个好办法,我假装没带数学书,在他们班门口徘徊了好几个课间,好不容易等到他一个人,才鼓起勇气走过去,努力假

那时我不知道孙泰的名字,也不敢去问别人。过了好些天才想到一个好办法,我假装没带数学书,在他们班门口徘徊了好几个课间,好不容易等到他一个人,才鼓起勇气走过去,努力假装自然地喊住他。“那个……同学。”“什么事?”孙泰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显然在他的记忆里我就像那天的雨一样消失得干干净净,虽然不指望他会对我印象深刻,但这样干脆的陌生感还是让我有点失落。“可……可以借我你的数学书用一下吗?我忘带书了。”我结结巴巴地说出准备好的台词,这时的我紧张到了极点,生怕被他一口拒绝。“哦,那你等一下。”孙泰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复杂的心理活动,他转身回了班,不一会儿就拿了一本书皮有点卷边的数学书出来。“谢谢你!”我接过书,激动得恨不得朝他鞠躬。“哎,你哪班的啊?”孙泰喊住准备匆匆离去的我。“四班的!”我指了指他斜对门的教室。“你叫什么?”他又问。这是我没能想到的附加问题,我红着脸说:“我叫谢乔。”“哦。”他似乎并不在意,而我却因此兴奋起来,我想我也许没自己想象的那么没有存在感。“我会把书还给你的!下个课间就还!”我的声音清亮起来,笑着大声对他说。“好啊。”孙泰挥了挥手,走回了班里。那天我上了有生以来最天马行空的一节数学课,孙泰的书被我翻了一遍又一遍,封面上他那歪歪扭扭的字迹“初二班孙泰”,也被我像背课文一样念了一遍又一遍。我把我能想到的美好愿景,在那天都使劲想了一通。我想到同学之间传阅的那些日本少女漫画,那些席娟、于晴的小说,然后把自己和孙泰一一代入,我想自己以后一定也会变成有那样故事的女孩,变成温暖可爱的女主角。可我不知道,我与孙泰之间发生的最美好的事,也就是借书的那一刻罢了。后来我如约还了他书,理所当然地,我们就算相互认识了。每天上学、放学、课间、早操,我都会设计好路线去跟他“偶遇”。每次相遇时的对视一笑,都能让我开心许久。我像积攒邮票一样积攒着这样的瞬间,我还买了一个漂亮的本子,那上面画着美丽的少女,在浅橘色的背景色中,虔诚地交握双手,仿佛祈祷着什么。我把关于孙泰的所有事都记在了这个本子里,在封皮上我写着“ST日记”,还在旁边画了一颗小小的桃心。这是我最甜蜜的秘密。然而,这秘密却像泡沫一样,根本来不及升上天堂,便被轻易戳破了。

1

我和老三的初中并不是很好的学校,但也是按照分数排名分考场的。每次一到考试就把人分成了一条食物链,坐在最前面的是总是胡静。胡静会捧着书一脸沉醉的看到最后一秒钟,谁说话也不会理,神似一尊佛像。我是千年老二,考试前总会紧张的肚子疼。有一次数学考试之前发现餐巾纸不见了,我伸出去想要拍胡静的肩膀,想想不太好手又收了回来。无奈的转过头来,想问千年老三你有餐巾纸吗?说完发现坐在我后面的竟然是一个不认识的男生。

他指了指桌面上的一包洁云,回答有。

还有5分钟就开考了,我来不及想别的,赶紧拿起餐巾纸就跑了出去。考完了数学的中场休息,我开始找老三,我说老三上次你不是说考的挺好的吗?怎么被挤到第四去了。老三说她也不知道,上次考试年级排名没注意,不知道这小子哪里冒出来的,居然抢了她的王位,不过传签到表的时候看见了他的名字叫季伟峡。

这位身世不明的基围虾是哪个班的?我问。

不知道啊,肯定不是前三个快班的。老三说。

考完数学之后是历史,我每次都是临时抱佛脚的人,很多人物谁是谁纯粹靠考前10分钟刷脸。

在我像扫描仪一样狂翻着书的时候,季伟峡拍了拍我的背。

“要餐巾纸吗?”他问。

“上过厕所了,谢谢。”我不耐烦的白了他一眼,考历史之前不能说话,多说一句我就多忘一个人名。

“你太紧张了,都是汗。”他轻声的说。

我默默的转过头,说:“你怎么管这么多啊,你再说下去我就啥也不记得了,你是不是想上位想疯了。”

他没有了声音,我继续翻着资料。

出成绩的那一天,我惊讶的发现他真的变成了第二名。

我和老三暴怒,维持了三年的名次就这么一下子被超了,就算把整个年级翻一遍也要把这只虾子捞出来油爆了。

课间的时候我们一个班一个班的散步,快班的同学一般只和快班的同学来往,普通班的都不太熟,进去会被同学瞪出来,很尴尬。老三眼珠子四处乱看,终于在快要走到走廊尽头的地方看见了季伟峡的身影。他正被最差班的小混混逼在墙角,小混混的大哥看到老三和我就让他的兄弟们散开。

“曹榕你怎么来了?”大哥对老三说。

“我们要找季伟峡聊个天。”老三说。

大哥的很开心的一口答应,然后表情突然间变成了一只小丧犬。

“你是来找他说话的?”大哥很伤心的让开了。

大哥喜欢曹榕是全校都知道的事情,大哥初一的时候还是个不混的孩子,只是调皮成绩不好。军训的时候见到曹榕开始就像着了魔,天天举着可爱多到曹榕面前表白,曹榕每次都躲着他。因为天太热,等他千辛万苦找到曹榕的时候可爱多都化了。曹榕拒绝了他无数次,他就是不放弃一定要她收下。曹榕说不吃可爱多,然后就把可爱多塞给我。接着他就买碎碎冰、绿舌头、辣条、泡泡糖,曹榕又塞给我。学校小卖部的零食和饮料就这样让我吃了个遍,一个学期胖了10斤,我军训完本来就黑,再这样一胖,颜值直接跌到有生以来最低谷,只能化悲愤为力量疯狂的做题,从此奠定了千年老二的地位。

“你为什么要欺负他?”曹榕问大哥。

“因为他上次坐到了你前面,我问他想干嘛他不说。”大哥一脸这货自找的表情。

“他这次考第二。”曹榕说。

“你小子真的只是想考年级第一?你有没有出息啊?考试是女孩子的事情。”大哥狠狠地吼了季伟峡一句,然后带着兄弟离开了。

2

午休的时候,打完篮球的季伟峡喊住我,从包里掏出一本小本子,塞到我手里。我翻了翻本子,里面是漫画版历史书。

“这个好记一点。”他的额头上冒着汗密密麻麻。

“谢谢。”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觉自己黝黑的脸上应该泛起了红晕,但估计太浅看不出来。

打上课铃了,同学纷纷往教室跑去,季伟峡进了12班,我和老三跑回了1班。

一个12班的能考到年级第二是学校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老师开了个会把他调到了1班,和老三坐在一起,因为这个又被大哥骂一顿,叫他老实点。

季伟峡的理科非常好,文科稍微弱一些。我和老三都很好奇,他是怎么一开始被分到12班去的,分班考的时候睡着了还是怎样。

自从他来了1班,经常有女生跑到他旁边来问作业,还有给他送零食和本子的。我在一旁看着他和其他女生愉快的聊天,差点把作业本戳出一个洞。

心情不好的我飞速的写完了作业,然后本子一合吐槽同桌写字慢,同桌生气了,非要让我看他写草书,结果呼呼啦啦一大片连笔和斜杠,神情得意,回过头来让他读他自己写了什么,眯着眼辨认了半天说还真看不出来,看着他那傻样我气笑了。

有一天放学,我和老三在车站等车,季伟峡也在车站。老三和他的关系比较尴尬,为了防止他被大哥打,平时不怎么说话。

“同桌这么久了,还没怎么聊过天。”老三对他说。

“有人不让啊,我看到过他偷看手机里你的照片。”他耸耸肩,拿出手机给她看微博。

“他还偷拍?!”老三一脸生无可恋的嘴里碎碎念。

“你是怎么分到到12班去的?”我实在太好奇。

他低下头,蹭了蹭地板,说:“为了气我爸,他一直说我这个不好那个不好,其实只是在埋怨我妈,所以就把气都撒在我头上。”

“那你怎么突然又考到年级第二了?”我心里愤愤不平我千年老二的位置被占了。

“你能帮我补英语吗?这些是送你的。”他突然说。

我低头一看,一袋子其他小姑娘送他的本子和零食。我心里小小的开心了一下,但是没有笑出来,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加了一句,那你帮我补物理。

他也点点头,然后把袋子递给我。老三还在咒骂着大哥,因为他把她的照片发到了微博上,附带着一堆肉麻的表白。

但是之后几天,我看到老三在刷微博,然后一会儿偷笑,一会儿做贼心虚的看看四周。

3

周末我在想怎么帮季伟峡补英语,突然想起他给了我那么多本子,是不是他早有预谋,连本子都准备好了。我拿起一本翻开,里面竟然又是很多历史漫画,上面画着法国大革命的时候,英国叼着烟斗在旁边翻白眼。英国和西班牙隔船对骂,西班牙的无敌舰队被英荷联军打败,大胡子悲伤戳着手指。我看的津津有味,突然掉出来一张纸,上面画的是老三,右下角是大哥的署名,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在一本空本子上写了一些英语题,然后第二天交给了季伟峡,

支支吾吾的问:“那本子里的画是谁画的?”

他说:“我不会画,所以找大哥画的,你可别和别人说他会画画。”

我问过老三为什么不喜欢大哥,老三说她不喜欢五大三粗的俗人。我很想拿着素描冲到她面前说大哥是个艺术家,虽然长得野兽派,但是也是艺术家啊。

不过家长会的时候,我看到过大哥的爸爸,那样一个很大男子主义的爷们,估计宁愿儿子出去打架也不能在家画画。再说大哥的身材那么伟岸,方脸络腮胡,走到哪里都是路人绕道,谁听到他喜欢画画估计都会以为自己聋了吧。

大哥不让老三知道自己会画画,可能也是有他的理由的,我默默的收起了画纸。

放学的时候大哥在门口拦住了我,抓耳挠腮了好久,就是开不了口。

我从包里掏出那张画,递给他。

“你不要说出去。”他说。

“你画的真的很好,不给人看可惜了。”我说。

“别人会笑话的,我和我爸说想考艺术生,他差点没把我打死。”他完全没有了平时的霸气,像一只温顺的大猫。

“我可是你忠实的读者,曹榕肯定也会喜欢,你不要放弃啊。”我拍了拍他结实的肱二头肌。

“你确定她也会喜欢?”大哥眼里冒出了点星光。

我确定的点点头。

“谢谢你。”他侧身让我出去,非常的绅士。

“我要回家继续追你的漫画了,漫画家。”我悄悄地说,然后挥了挥手。

4

第二天早上,我的桌肚子里出现了那本熟悉的本子,我往老三旁边看去,季伟峡也在往我这里看。四目相对,我觉得我的大黑脸又红了。我赶紧低下头,翻开本子,他做了我给他写的题目,还在后面写起了日记。

“晚上爸妈不在家,突然想吃鸡蛋,烧了一锅热水把鸡蛋放进去结果鸡蛋炸了,它居然炸了,蛋没吃到锅洗了半天。”接着给我出了一道题,怎么测出鸡蛋的体积,算出鸡蛋在水里的浮力。

这个人有点可爱,我在旁边写:鸡蛋热胀冷缩会爆炸你这个物理这么好的人都不知道嘛,下次冷水煮鸡蛋,煮沸之后6分钟的鸡蛋最好吃哦。

那一天我上课都是在恍惚中度过的,脑海里不断出现的是鸡蛋爆炸的时候他手忙脚乱的样子,然后洗完锅坐下来给我写题目。一直面带微笑的看着老师点头,老师一定以为我是听课听的很愉悦。

第二天的早上我很早就到了学校,把本子放进了他的桌肚子。我在本子里除了单词默写,也写了日记,关于大哥的漫画,还有喜欢周杰伦的歌。回头一看,我的桌肚子里居然也有一本本子,里面是新的物理题,ab两根电热丝,给a加电压U,它3分钟放出热量为Q,给b加电压U,它6分钟放出热量Q.......

结尾是你说的鸡蛋煮法很好吃,我一直很喜欢爱在西元前,也不知道为什么。你给我默写的单词,我全都能记住。我觉得我看见你就变成了电热丝,浑身都会热。

理科生的表达,真的很理科。

第三天的早上,我到学校的时候他的座位上已经放了他的包,班里空无一人。我走到他桌前,弯腰放本子。脚后跟那里出现了他的鞋,我抬起身,后背却贴到了他的胸前,一股暖流让我浑身一震赶紧缩到一边。

他傻傻的看着我,说:“你为什么要躲?我已经看到你了啊。”

高高大大的他,一脸疑惑的表情。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也许是想证明我不是胆小的要躲,我突然蹦起来亲了他的脸颊。他定住了,看着教室的门。回头一看,我的同桌看到了我的鲤鱼一跃。

那天班主任抱着一摞月考卷走进班里的时候神色微妙,我的同桌是个不打小报告就难受的人,我相信他一定告诉了班主任我早上的鲤鱼打挺。

“这次月考的成绩出来了,好消息是我们班考的不错,坏消息是有些同学在学校要注意影响,不要做在学校不该做的事。”

果然,我没猜错。

卷子发下来了,他年级第一,我年级第二。

“不过,在不影响成绩的情况下,适当的娱乐也是可以的。”班主任的声音有点无奈。

我噗的笑了,赶紧捂上了自己的嘴。

5

老三拿着手机给我看:“你看,最近有个连载漫画叫画画的野兽,特别好看。”

我瞄了一眼,画风太熟悉。

快要中考了,大哥有一天很兴奋的告诉我,他爸被他妈说服了,他确定要考最好的艺术高中。我说曹榕已经喜欢上了你的连载漫画,他说等到考上了就告诉她画画的野兽是哪只野兽画的。

他摩拳擦掌的说他已经想好了画画的野兽的结局,那就是那只野兽变成了王子。

我说那就变成了山寨版的美女与野兽,这个肯定不行。

他说那就野兽变成美女。

我说那就变成了两个女人的爱情,和你没关系了。

他说那就美女变成了野兽。

我说这还可以,别画太丑,不然曹榕不会答应变成野兽。

他说他一定会画出世界上最美的野兽,让所有人都恨自己怎么是个人。

所有人都开始夸这部漫画好的时候,大哥找到了自己,变得特别温和,小弟们也一个个乐呵呵的,完全不见了以前的流氓气息。

我和大哥说,你看现在小弟们连架都不打了,一个个那么温柔。

他说那是因为要中考了,在家都被爹娘打傻了,还不赶紧看书。

世界看起来一切太平,但是我和小虾虾的世界不太平了。每天的日记里,他的心情越来越不好。我看着手里的本子上写着:

我爸妈又吵架了,我受不了了。不知道为什么那么不和,他们就不应该在一起!当时为什么会走到一起,一个人天天忙工作,难得休息一下进了厨房烧饭,烧完玩了会儿电脑,另一个人一回家看到就说天天玩游戏,什么都不干。难道两个人就不能让步一下吗?火药味太浓,我有时候想和你换个家。他们以前不是这样的,到底是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不能忍受这样的家,希望没有第二次,绝对不可以有第二次。我觉得眼泪应该是碱性的,尝起来有点涩。

我没有告诉他,我和他经历着一样的事情,但一个人需要安慰的时候,不能再给他更多的负面情绪。

他却说你那么幸福,你知道什么。

我说我们可能会不一样的。

他说我们还是当朋友吧,爱情很容易结束,友情不会。

模拟考试的时候,第一考场的位子又变成了以前的样子,胡静第一,我第二,曹榕第三。他落寞的坐在50几名的地方,空空的望着桌面。

我深吸一口气,吹散我昨天听见的那句离婚吧,然后开始奋笔疾书。

6

老师总是以分数待人,考得好的时候把你捧上天,做什么都有免死金牌。现在季伟峡的成绩总是徘徊在一班边缘,老师越来越对他没有耐心。

他又是个很不喜欢解释的人,压力越大,越沉默不说话。

我和他恰恰相反,压力越大,动力越大。爸妈吵架的狗血桥段让我更加专心不二的疯狂做题。题目多好啊,总有标准答案,而我只要找到标准答案,就可以得满分。感情不一样,没有标准答案,所以他们才在那里挣扎着及格吧。模拟考试我破天荒的考了年级第一,他却越来越排斥我,我们不再说话。

中考的逼近让大家都无心玩乐,包括大哥都开始翻书了,为了考上全省最好的艺术高中,他甚至来问我取经。

“秘诀就是做题。”我指了指桌子上堆得山高的练习册。

他吓得一哆嗦,在我的练习册上画了一个灵魂出窍的表情。

曹榕一把拉过大哥,说:“我来给你补课,顺便也当复习了。”

大哥屁颠屁颠的就跟她走了,一脸山花烂漫,我都可以看见花瓣漫天乱飘。

我看了一眼季伟峡,他假装没有看见我。

我曾经幻想两个人分开的场景,应该是电视剧里那种痛哭流涕,两个人互相拉扯各种不舍。可是没有想到真到了这个时候,我沉默的像一只鹌鹑。

中考的结果是他考了中等的9中,我去了市重点,曹榕和爸妈去了美国读高中,大哥考上了最好的艺高。大哥拿到录取通知的时候,想要跑到曹榕家门口进行第一千零一次表白,可是他们已经搬走了。

大哥来学校找我,说他努力了三年,还没追到,曹榕就走了。

我说至少你顺便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这样总比什么都没有得到好呀。如果你那么想和曹榕在一起,那你就大学考到美国读。

大哥说你别坑我了,我哪里有那个本事,家里也没那个钱。

我说那你打算放弃了吗?

他给了我一个字:不。

我看着他那么坚决的说不,心里想如果另一个人也有他这样的坚定,那该有多好。

分开是一瞬间的事,就像一场篮球比赛结束了,分数清零,各自退场,不留痕迹。考完中考,教学楼里一片冷清,连个人影都见不到。

我很想再见到他,以前体育课在操场上还是经常能看见他打球的身影,即使现在球场是空的,我也能脑补出他在的画面。

我们在树荫拐角牵过手,虽然只有一次。

本文由皇冠比分90vs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那一年终三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