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节,第十四节

来源:http://www.aLL-bLinds-whoLesaLe.com 作者:文学小说 人气:107 发布时间:2019-09-23
摘要:刘雯雯很听秦川的话,从那以后,见到我果然多了一句Hello,可除此之外,她依然和我不多说什么。而我也会礼貌地回一声Hi,其他的话也一句没有。每天放学的那声铃响,就是我和刘雯

刘雯雯很听秦川的话,从那以后,见到我果然多了一句Hello,可除此之外,她依然和我不多说什么。而我也会礼貌地回一声Hi,其他的话也一句没有。每天放学的那声铃响,就是我和刘雯雯之间的魔法开关,白天的点头之交到了傍晚就会变成亲昵的伙伴。我真不知道她怎么就能如此地华丽转变,我也跟秦川他们抱怨过,可秦川始终认为这只是我小女生的糟心情绪,根本没什么所谓。因此,我也只好不情不愿地充当起刘雯雯的保镖,每天护送她走一段在我看来压根没有危险可言的回家的路。不管我再怎样不乐意,刘雯雯已经从我那个透明结界的缝隙钻了进来。她跟我们一起放学,一起吃东西,一起切台球,一起在大马路上溜溜达达地度过很多时光。不知不觉地,我似乎慢了刘雯雯一步,在我眼前,慢慢变成了她与秦川并肩的身影,而这身影,竟让我有点小小的忧伤。放暑假之前我们一起去了北海玩,划鸭子船的时候,刘雯雯和秦川坐在一边,而我和大龙坐在另一边。刘雯雯带了随身听,里面在放张信哲的新歌。那时女生都特喜欢张信哲,要是有谁说不喜欢Jeff,不会哼几句,简直就混不下去了。我嚷着要听,秦川却把耳机抢了过去。“这个人唱歌娘们唧唧的,我听听有什么好听的呀!”“给我!不许你骂阿哲!”我站起来够他,船摇晃起来,大龙忙拉着我坐下。秦川把一只耳机塞到耳朵里,另一只很自然地递给了刘雯雯,刘雯雯接过来,也放在耳朵里。从我这里看过去,一个不羁的少年和一个秀美的少女,被一根长长的耳机线连在了一起。夏日的熏风轻轻吹过,水面上荡起了微微涟漪,打碎了的阳光散在他们身上,这么望过去,简直可称之为美好。可这样的美好,却突然让我心酸得不得了。我也不清楚这心酸来自哪里,就像最疼我的奶奶放下我去抱小愉妹妹,就像小时候秦川抢了我最心爱的香味橡皮,就像我攒了好久钱买的梦龙被大龙抢去咬了第一口,就像所有我能想到的不舒服心情的总和,却又好像与那些都不一样。总之,我实在不想让时间就这么停留在这儿,我恶意地撩起水去泼他们,刘雯雯惊叫一声,秦川马上扔掉耳机脱下T恤开始反击,我们的小船在北海中间摇曳起来,船舱里进了不少水。“等一下,随身听进水了!”刘雯雯的白裙子被水污了一片,样子十分狼狈,她打开随身听的带盒,果然有水流出来。大龙收势不及,又一把水泼过去,秦川却闪身挡在了刘雯雯前面。“别闹了,不玩了。”秦川半搂着刘雯雯说。可我根本不想停,即便已经浑身湿透仍不想停,不想停下来被他们发现,我的脸上除了水珠之外,还有泪珠。我朝那边使劲泼着水,大龙拉着我说乔乔好了好了,我却甩开了他。渐渐大家都发现了我的不对劲,秦川看刘雯雯都湿透了,一把将她拉到身后,大吼道:“谢乔,你别犯浑啊!”我终于停了下来。小船在水面中间漂浮着,而我的心却沉入了最深最深的水底。“哎哟,你嚷嚷什么啊,乔乔她就是玩疯了,”大龙打岔,“是吧乔乔,我们……”“靠岸吧……”我打断大龙,“我想回家。”

鸭子船像生病了一样,歪歪斜斜地靠了岸,不等秦川和大龙扶我,我就手脚并用头也不回地爬了上去。“你回来!”秦川在我身后大喊。我不理,嘴却弯下去,成了:(。“乔乔,别闹了,快回来!”大龙也喊我。我还不理,鼻子越来越酸了。“要不我去追吧。”刘雯雯拉住他们。我更不想理,眼睛红透了。“甭理她!就让她自己走吧!”秦川劝住刘雯雯。我不但不理,干脆跑了起来,而眼睛里的泪水,也终于哗哗流了下来,糊了一脸。我想我和秦川的交情彻底算完了,以后我就再没有朋友了。再被老师骂、被家长训、被刘雯雯欺负,也没人听我倒苦水了;再也没人在学校门口等我放学,帮我拎书包,给我买黑加仑的汽水喝,带我去台球厅迪厅开眼了;再也没人罩着我了。所有这些秦川的好,以后都归刘雯雯了。想到这儿我几乎哇哇地哭起来,然后就被一件大白T恤蒙住了头。秦川从小就比我跑得快。他追上来了。我们俩就像格斗一样,我扯下他的T恤,他就给我套上;我打他,他就拉我胳膊,他拉我胳膊,我就踹他;他夹住我,我一口咬在他手上。秦川疼得“嗷”了一声,终于下了狠手把我推到地上,我一下子泄了气,于是更凶地哭起来。“秦始皇,你浑蛋!”“你咬人还骂我!哎呦我操,你看多深!”秦川把胳膊举到我面前。“那也都赖你!”“得了吧,瞧你刚才那浑劲儿。快擦擦,头发都湿透了!回家着凉你奶奶还不拿菜刀来把我劈了。”“都是你泼的!”我接过他的T恤胡乱擦着头发。“你没泼我啊!我内裤都湿了!”“哼!”我笑出来,但马上又绷起了脸。“又哭又笑难看死了!”秦川也笑了,“哎,你跟我说说,这回谁又怎么招你了,撒这么大癔症!”“滚!你才撒癔症呢!”我知道自己显得有点没理,但是我那么复杂的内心跟秦川这样的白痴怎么能讲明白呢。“小孩似的,说急就急,人家刘雯雯那随身听都让你泼报废了。”他不提刘雯雯还好,这一提正踩着我痛点,我冷笑一下,“还人家,干脆说你们家的得了。”“别瞎扯淡!”秦川拍了我后脑勺一下。“从小到大你都跟我一头儿,现在你就帮着外人,还是跟我最不对付的人!”“谁帮外人了!帮外人我还来追你干吗!”秦川急赤白脸。虽然有点没起子,但听秦川也把刘雯雯归结为外人,我莫名其妙就高兴起来,笑嘻嘻地说:“那他们呢?”“走了呗,大龙陪刘雯雯修随身听去了,瞅她哭丧个脸,说那是Sony新款,挺贵的呢。你,不说你了,作吧就。”“活该!”我哼了一声。“坏样儿!走吧,我送你回家!”秦川站起来,顺道揪起了坐在地上的我,“你说我一会儿是不是得去医院打狂犬疫苗啊?”“滚!”那天回家的路上我一直用他的T恤裹着自己的头发,不知道姚阿姨用的什么牌子的洗衣粉,可能是秦叔叔又从哪里倒腾来的洋货,味道好闻极了。到了家门口,我把T恤解下来还给了秦川,他也不嫌弃,就那么皱巴巴湿乎乎地套在了身上,他仍然不敢进院子,转身要走的时候,我鬼使神差地喊住了他。“秦川!”“干吗?”他回过头。“我们是不是最最最最最好的朋友?”“废什么话啊!”“好好说!”我近乎迫切地望着他,秦川停了那么几秒,胡同口古老的槐树沙沙作响,就像又在讲一段新的故事,蝉声一阵一阵做的和声,蜻蜓擦着他的头发飞了过去,夏日余晖的逆光给他剪了一个漂亮的侧影。“是最重要的朋友。”他淡淡地说,而这个答案,我特别满意。

本文由皇冠比分90vs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五节,第十四节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