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第二十一节

来源:http://www.aLL-bLinds-whoLesaLe.com 作者:文学小说 人气:120 发布时间:2019-09-23
摘要:在北游门口,我一眼就看见了刘雯雯。她穿了条粉红色的连衣裙,站在那里亭亭玉立的,走过去的人都禁不住看她几眼,她似乎也习惯了被注视,直到发现我的目光,她才志得意满地露

在北游门口,我一眼就看见了刘雯雯。她穿了条粉红色的连衣裙,站在那里亭亭玉立的,走过去的人都禁不住看她几眼,她似乎也习惯了被注视,直到发现我的目光,她才志得意满地露出了微笑。而那个笑容和她说“走着瞧”时的笑容一模一样。“生日快乐。”刘雯雯仔细看着我,就像面对一只有趣的猎物,生怕错过它一丝一毫的挣扎。“谢谢,不过,我不记得我邀请你来呀。”我生硬地说。“所以谁叫我来的你应该猜到了吧。”刘雯雯眨了眨眼睛。“我……”“雯雯!”我想出的反击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被身后秦川的呼唤生生挡了回去,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他第一次叫她雯雯,往常都是连名带姓一起喊的。刘雯雯擦过我的肩膀走向了秦川,两个人一起在我面前站定,我退后三步看了看,默默点点头,勉强算郎才女貌,还挺相配的。“干吗啊你!”秦川被我从上到下看得不舒服,把我拉回原地。“是你干吗呀,还跟我玩先斩后奏。”“谢乔你不损我两句能死呀!”秦川脸红起来。“对!说吧!到底怎么个情况啊。”我呼了口气,抱着手问。“我们交往了。”刘雯雯用特别温柔的语气羞涩地说,我浑身狠狠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问你呢。”我只盯着秦川。“哎哟,问什么呀问,就那么回事呗!”秦川不好意思起来,正巧大龙来了,秦川赶紧转移话题,“大龙,你怎么回回迟到啊!”大龙一边擦汗一边说:“我这不是给你们买早点去了么,吃个煎饼还那么多要求!老大你的,俩鸡蛋,乔乔的,不要薄脆,我看看……嫂子的,不加葱花!”大龙对刘雯雯的称呼,让我愣了一下,刘雯雯却一点不觉着别扭,欣然接过了煎饼。“大龙,你也知道他们……”我指了指秦川和刘雯雯。“知道啊,老大没回来那几天,还派我保护嫂子来着。”大龙憨憨地说。“原来就我一个人蒙在鼓里啊。”我冷冷笑着。“是我不好意思跟你说,所以才没让秦川告诉你,我想反正到生日这天总会知道的。”刘雯雯主动替秦川解围。而看着她狡黠的目光,只有我才懂得她的潜台词:“怎么样,这个生日礼物够惊喜吧!”“恕不笑纳!”我用眼神回击。旁边两个男生根本看不懂我们的内心戏,秦川招呼着大家一起进去,买票的时候,他搭上我的肩膀,“怎么样,你还说没人喜欢我,我想找女朋友,那还不是轻轻松松,手到擒来……”我扒拉掉他的手,飞给他一记白眼,“蠢死了!”秦川大呼小叫,刘雯雯走到我身边,得意地小声说:“怎么样?”“也难为你了,就为了讨厌我,不得不去喜欢个白痴。”我不屑地大步独自往前走,再不理身后那两个人。那天我玩了很多平时不敢玩的项目,过山车、疯狂老鼠、急流勇进……什么刺激玩什么。急坠时,我敞开了嗓子大声叫,似乎不这样,就吐不出胸口里的那股闷气。可是刘雯雯充满了我身边的所有空气,只要她在,我就随时有闷气可生。玩海盗船的时候,秦川刚拉着我好不容易抢了第一排的座,她就眨巴着眼睛走过来说在后面害怕,然后挤在我们中间,怕我看不见似的整个人贴到秦川身上。买棉花糖的时候,本来一人一个挺好的,刘雯雯非说怕甜,和秦川分一个吃,你举着喂我一口,我举着喂你一口的,好好一个棉花糖被他们俩轮流舔得恶心巴拉的。中午吃饭的时候,本来想买点什么零食就算了,刘雯雯居然心机满满地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大饭盒,里面是她做的吐司煎蛋、炒饭沙拉,吐司上居然还用番茄酱写了个“川”字,我假装看不出来,拿着叉子在那喊写个“三”是什么意思啊,刘雯雯立刻从我手里把那片面包抢走举到秦川面前,说这个“川”是给你的,里面多夹了块肉。秦川吃得得意忘形,我吃得各种想吐。玩到下午,大龙张罗晚上去哪儿摆生日宴,我心想要让我再面对这两人估计我一辈子都没办法好好吃饭了,赶紧拒绝说要回家吃我奶奶给我做的长寿面。“我还说给你买蛋糕呢。”秦川遗憾地说。“不用,真不用!”我一想到指不定切蛋糕的时候刘雯雯再搞出什么肉麻戏码,就浑身恶寒。“那我送你吧!”秦川说。“这也不用,你不送你女朋友啊。”我指了指刘雯雯。可能听说秦川要送我,刘雯雯有些不高兴,不过她马上又换回了懂事的笑脸,“没事,我们可以一起送你。”她刻意咬字在“一起”上,我连忙摆摆手,“不不不,太谢谢了,真不用。”“老大,嫂子,你们再玩会儿吧,我去送乔乔。”大龙依旧傻乎乎地热情。“谁都不用送,你们继续,我要赶紧走了,就这么着,拜拜!”我挥手跟他们道了别,一个人从北游走出来。可能晒了一天的太阳有些中暑,可能中午没吃好饭有点反胃,走到门口的时候,我难受得不行,一步都不想走,一步都走不动。我蹲在地上,后背被烤得热烘烘的,我知道这一次再没有人会追过来了。眼泪落在柏油地面上,不到五秒钟就蒸发了,我终于体会到了刘雯雯的厉害,那天在学校天台上她发出的大招,原来早已把我打成内伤,穿过空气,穿过身体,穿过心脏,最终打碎了我这些年精心守护的透明结界。结界美丽的碎片如同玻璃碴,掉在我心里,生疼生疼的。我失了魂一样茫然地骑回了家,刚到院门口就闻到了炸酱的味道,果然不管再怎么难吃也还是家人最心疼我,我深呼了口气推开了门,正想跟奶奶起腻说句好听的逗她开心,却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小船哥挺拔地站在院中,好像他就一直在那儿从未走远一样,“乔乔,生日快乐!”我看到我的太阳,他的温暖光亮驱散了所有的阴暗,破碎的结界瞬间修复,光洁美好如初。我的世界终究有一块圣土,是刘雯雯永远抵达不了的地方。

我到校门口时,秦川、大龙、刘雯雯都在,她正一边说笑一边吃着她那份不加葱花的煎饼,我径直走到刘雯雯面前,大龙的“乔乔”还没叫完,我就一巴掌打在了刘雯雯的脸上。秦川最了解我,他看出我的样子不对,想拉住我却来不及,刘雯雯惊叫一声,一趔趄跌在秦川怀里,秦川扶住她,扭头怒骂:“谢乔,你疯啦!”刘雯雯嘤嘤哭了起来,大龙也生气了,皱起眉板着脸说:“谢乔!你太过分了。”三年的欺侮化作那一巴掌下去,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可能是太气了,我的脸涨得通红,胸脯上下起伏,憋得喘不上来气。我望着仍在装无辜的刘雯雯,望着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现在却向我吹胡子瞪眼的秦川,望着平时最和气憨厚的大龙,他们都在我自以为是的结界里,但此刻他们却让我感到冷,感到从未有过的孤单。我什么都不想说了,转身走回学校,而秦川却一把拉住了我。“谢乔平时你怎么闹我都不理你,今天这事我没法让着你。你,现在,立刻,给我向雯雯道歉!”我的胳膊被秦川攥得生疼,我想甩开他,在他的蛮力之下却怎么也使不上劲,我只好用另一只手指着刘雯雯说:“她……”“你别指她!”秦川怒吼着打掉我的手。我不可思议地瞪着秦川,眼眶都瞪得发疼了。我不记得上一次我们这样的争执是什么时候的事了,3岁时我推倒他摔掉了门牙?8岁时他弄坏了我的双层铅笔盒?10岁时为了抢半只肘子大打出手?童年幼稚的我们终于长大懂事,他不再为门牙、铅笔盒、肘子和我生气,于是换成为了另一个女孩。我想不到他竟然会维护刘雯雯到这种程度,甚至超过我们生下来就在一起的友谊,和原本最重要最牢不可破的信任。“秦川,你放手,”我整个身子都在发抖,“你丫放手。”大龙从来没见过我和秦川这个样子,他被吓到了,气势掉了一半,忙对秦川说:“老大,老大,你……你可能弄疼乔乔了,别这么着,都好好说。”“不行,谢乔,你今天不说清楚了,咱俩没完。”秦川的手劲一点没松,他看着我的眼神,居然和当年在学校门口看李强的眼神一样。“好啊,那你问问她啊,她敢说她做了什么吗!”秦川狐疑地看着刘雯雯,她心里明明什么都知道,却呜咽着:“我……我不知道。”秦川又看向我,我恨不得再冲上去扇她一巴掌,大声嚷:“孙泰的贺卡!你凭什么让他送我贺卡!还让人贴到黑板上!”“什么贴到黑板上?”刘雯雯睁大了眼睛,“我是找过他,请他送你贺卡,我想毕业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看你那么努力想要考到四中,我想他肯定是最能鼓励你的人。我拜托了他好几次他才答应我写。但贴到黑板上我真的不知道,我明明昨天放学偷偷把贺卡放在了你的座位里,我不知道,谢乔,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刘雯雯梨花带雨,秦川稍稍松开了手,我挣扎出来,冲到刘雯雯面前:“你别装了!你找平时围着你的那帮男生干这么件小事还不容易!看我被嘲笑被侮辱,你都乐死了吧!你不是说最讨厌我吗?来,当着秦川的面,你说啊,你明着来啊!卑鄙小人!”秦川拉住了我,语气缓和了些,“好了,雯雯她做的有问题,但那也是好心啊,那个孙泰又他妈耍浑蛋了?我替你揍……”“你滚!”我彻底甩开秦川,“去管好你的女朋友吧!我的事用不着你插手!”“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我们成天在一起,谁要是敢欺负你……”“谁想成天和你在一起,告诉你,我现在恨不得立刻中考,我一分钟都不想在这儿待着,我要考到四中,我要去找小船哥,离你们远远的!”我的耳膜里传来并不熟悉的尖厉声音,我甚至都没意识到竟然是我自己发出来的。秦川的眼睛突然失去了平日里的光彩,我似乎在里面看到了淡淡的忧伤。我不懂我说了什么竟然让他露出这么难过的表情,我还没来得及想清楚,他就转过了身,我再也看不到他的眼神,却听到他冰冷的声音:“你爱去哪里和谁一起都无所谓,你滚吧。”“好,好好,我滚!”我慢慢地退后几步,直到看着我以为最好的朋友在我的世界里化作模糊的背影才狂奔起来。身后似乎有大龙呼唤的声音,但是我知道我永远不会回去了。我抹了把脸,手心居然全都湿了。

本文由皇冠比分90vs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七节,第二十一节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