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第二十一节

来源:http://www.aLL-bLinds-whoLesaLe.com 作者:文学小说 人气:186 发布时间:2019-09-23
摘要:上了初三,同学们多少都紧张了些,而我却是从未有过的平静。就在他们三三两两议论以后中考要怎么办,报考什么样的高中,或是没办法去念职高或技校的时候,我早已下定了决心,

上了初三,同学们多少都紧张了些,而我却是从未有过的平静。就在他们三三两两议论以后中考要怎么办,报考什么样的高中,或是没办法去念职高或技校的时候,我早已下定了决心,那就是考四中。虽然当着秦川他们的面,刘雯雯对我要考四中这件事表示了鼓励和支持,但我知道,她心里是很不屑的。大概她把我要考四中的事告诉了班里其他同学,显然他们都不信我能考得上,我眼见着她和她的同桌凑在一起,一边看我做习题一边嗤笑。那时我成绩确实一般,没了学习委员这样的职务激励,在班里一直晃悠在中游水平。可有了小船哥作为动力,我格外地认真起来。全班第一次月考,我就从之前的十九名,考到了全班第六。老师当堂表扬了我的进步,不知谁多了句嘴,说谢乔要考四中,全班都哄笑起来。要是以前,我会被气得哭一鼻子,但那天我特别平静,所有的嘲笑都只会催促着我,更快地奔向小船哥。起先秦川也没把我要考四中当回事,但是当他看到平时懒到不行的我却为了中考体育考试那30分的加分每天一大早就到学校操场跑步时,终于明白了我的决心。于是他不再拉着我和他们混玩瞎闹,还跟大龙一起负责我的早点和加餐,为我加油鼓劲。大龙每天负责给我带早点,依然是不加薄脆的煎饼,同时他也会按秦川的吩咐给刘雯雯带不加葱花的。晚上他们四二一中作为成绩垫底的中学没有加课,秦川就支使大龙去附近的一家韩国快餐店乐吉士给我们买汉堡,我要牛肉的,刘雯雯要鲜虾的,总之我们俩绝对不一样。刘雯雯不像我要铆足劲考全北京最好的学校,她只要上灯花的高中部就满足了,加上她平时成绩一直中上,所以压力比我小很多。那些时候,她天天跟秦川他们在一起,算起来比我与秦川在一起的时间多多了。虽然她依旧不满意秦川给我带煎饼和汉堡,但对我的态度总算稍稍好了些。想想要不是后来跑800米的事,没准她还会想和我成为朋友呢。那天早上我就觉得胃不舒服,初冬的清晨又黑又冷,本来想犯懒不跑步了,但是想想和小船哥的约定,我还是咬牙爬起了床。到学校时大龙照例给我送了煎饼,我只啃了一口就吃不下了,我以为是头天晚上吃红烧肉吃多了,没准跑一小会儿步就好了,哪想到刚跑出不到200米,胃就剧烈地绞痛起来。本来平时我都和刘雯雯较着劲跑,这次她很快就头也不回地超过了我,远处秦川看着不对劲,喊刘雯雯的名字,让她等等,可他话还没说完,我就扑通一声倒在了操场上,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再睁眼,就看见秦川和大龙焦急的放大的脸,我躺在协和急诊室的病床上,手上挂了个点滴瓶。“我怎么了?”我虚弱地问。“你……”大龙欲言又止,我看着秦川,秦川却扭过了头。“我不会得白血病了吧?”他们俩的样子一下把我吓着了,我立刻幻想了我命不久矣的样子,背景音乐自动转换为韩剧调子。我想我不用跑步,不用中考,也不用到四中和小船哥一起上学了。从此以后我就将在这里虚弱下去,直到快死的时候大家再像今天一样围在我的床前,没准连刘雯雯都会为我掉点眼泪。最后临死之前,我再要求看小船哥一眼,小声地断断续续跟他说悄悄话,告诉他我从有记忆那天就开始喜欢他,喜欢了一生。想到这里我眼泪都快出来了,我仰头看到了穿白大褂的医生的身影,颤颤地问:“大夫,你跟我说,我还能活多久?”那大夫狠狠白了我一眼,“电视剧看多了吧你!不大点小屁孩成天瞎琢磨什么呢!急性胃炎!没听说过每天吃完早点就跑800米的!你们俩男生,赶紧的,谁去给她们家大人打电话啊!”秦川和大龙俩人彼此推托,谁也不敢直面我奶奶,最后还是我指派了秦川,他才不情不愿地去了。我气鼓鼓地问大龙:“你们俩刚才那什么表情啊!就跟我快死了似的。”大龙垂着头说:“乔乔,对不起,都是我们害的你,我们真不知道不能刚吃早点就跑步,老大特内疚,你不知道,看你倒下去的时候他都急疯了,直接冲进去把你背出来的。”我瞪大眼睛,“他进我们学校了?”“是呀,两个保安拉他都没拉住,出门就打车直奔医院了,乔乔,真对不起,我以后不给你买煎饼了,你下午跑步吧,我陪你一块,可以……”大龙后面絮絮叨叨说了什么我一点没听进去,他描述的场景让我又感激又感动。我的小小结界充盈起来,因为有秦川在里面,我感觉到了幸福。过了一会儿,秦川像蔫茄子一样回来了,想都不用想我奶奶接到这个电话会是怎样的语气。我看着他,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谢谢你。”秦川愣了一下,随即也笑了。打完点滴回学校时已经是下午了,班里正在上化学课,我喊报告进了教室,往座位走的时候,我感受到了比老师正在讲的冰点还要冰冷的目光。刘雯雯就那么冷冷注视着我,盯得我一激灵。

我到校门口时,秦川、大龙、刘雯雯都在,她正一边说笑一边吃着她那份不加葱花的煎饼,我径直走到刘雯雯面前,大龙的“乔乔”还没叫完,我就一巴掌打在了刘雯雯的脸上。秦川最了解我,他看出我的样子不对,想拉住我却来不及,刘雯雯惊叫一声,一趔趄跌在秦川怀里,秦川扶住她,扭头怒骂:“谢乔,你疯啦!”刘雯雯嘤嘤哭了起来,大龙也生气了,皱起眉板着脸说:“谢乔!你太过分了。”三年的欺侮化作那一巴掌下去,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可能是太气了,我的脸涨得通红,胸脯上下起伏,憋得喘不上来气。我望着仍在装无辜的刘雯雯,望着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现在却向我吹胡子瞪眼的秦川,望着平时最和气憨厚的大龙,他们都在我自以为是的结界里,但此刻他们却让我感到冷,感到从未有过的孤单。我什么都不想说了,转身走回学校,而秦川却一把拉住了我。“谢乔平时你怎么闹我都不理你,今天这事我没法让着你。你,现在,立刻,给我向雯雯道歉!”我的胳膊被秦川攥得生疼,我想甩开他,在他的蛮力之下却怎么也使不上劲,我只好用另一只手指着刘雯雯说:“她……”“你别指她!”秦川怒吼着打掉我的手。我不可思议地瞪着秦川,眼眶都瞪得发疼了。我不记得上一次我们这样的争执是什么时候的事了,3岁时我推倒他摔掉了门牙?8岁时他弄坏了我的双层铅笔盒?10岁时为了抢半只肘子大打出手?童年幼稚的我们终于长大懂事,他不再为门牙、铅笔盒、肘子和我生气,于是换成为了另一个女孩。我想不到他竟然会维护刘雯雯到这种程度,甚至超过我们生下来就在一起的友谊,和原本最重要最牢不可破的信任。“秦川,你放手,”我整个身子都在发抖,“你丫放手。”大龙从来没见过我和秦川这个样子,他被吓到了,气势掉了一半,忙对秦川说:“老大,老大,你……你可能弄疼乔乔了,别这么着,都好好说。”“不行,谢乔,你今天不说清楚了,咱俩没完。”秦川的手劲一点没松,他看着我的眼神,居然和当年在学校门口看李强的眼神一样。“好啊,那你问问她啊,她敢说她做了什么吗!”秦川狐疑地看着刘雯雯,她心里明明什么都知道,却呜咽着:“我……我不知道。”秦川又看向我,我恨不得再冲上去扇她一巴掌,大声嚷:“孙泰的贺卡!你凭什么让他送我贺卡!还让人贴到黑板上!”“什么贴到黑板上?”刘雯雯睁大了眼睛,“我是找过他,请他送你贺卡,我想毕业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看你那么努力想要考到四中,我想他肯定是最能鼓励你的人。我拜托了他好几次他才答应我写。但贴到黑板上我真的不知道,我明明昨天放学偷偷把贺卡放在了你的座位里,我不知道,谢乔,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刘雯雯梨花带雨,秦川稍稍松开了手,我挣扎出来,冲到刘雯雯面前:“你别装了!你找平时围着你的那帮男生干这么件小事还不容易!看我被嘲笑被侮辱,你都乐死了吧!你不是说最讨厌我吗?来,当着秦川的面,你说啊,你明着来啊!卑鄙小人!”秦川拉住了我,语气缓和了些,“好了,雯雯她做的有问题,但那也是好心啊,那个孙泰又他妈耍浑蛋了?我替你揍……”“你滚!”我彻底甩开秦川,“去管好你的女朋友吧!我的事用不着你插手!”“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我们成天在一起,谁要是敢欺负你……”“谁想成天和你在一起,告诉你,我现在恨不得立刻中考,我一分钟都不想在这儿待着,我要考到四中,我要去找小船哥,离你们远远的!”我的耳膜里传来并不熟悉的尖厉声音,我甚至都没意识到竟然是我自己发出来的。秦川的眼睛突然失去了平日里的光彩,我似乎在里面看到了淡淡的忧伤。我不懂我说了什么竟然让他露出这么难过的表情,我还没来得及想清楚,他就转过了身,我再也看不到他的眼神,却听到他冰冷的声音:“你爱去哪里和谁一起都无所谓,你滚吧。”“好,好好,我滚!”我慢慢地退后几步,直到看着我以为最好的朋友在我的世界里化作模糊的背影才狂奔起来。身后似乎有大龙呼唤的声音,但是我知道我永远不会回去了。我抹了把脸,手心居然全都湿了。

本文由皇冠比分90vs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九节,第二十一节

关键词:

最火资讯